长春装饰费用联盟

十年西漂 是谁给了你留在西安的勇气

新地产陕西 2022-07-29 16:09:50

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,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


文 | 文昕


用几千字来形容一座城市,这显然是不明智的,何况她还是西安,厚度和广度都是笔端所不能临摹的。所以,我只说关于我的西安,关于我和她的故事。



大概五六岁的样子,我时常穿梭在西安东边的康复路中,随着父亲的脚步,打量着一家家的店铺,全都是都琳琅满目,店主很少有本地人,但却异常的热情。那个时候理解不了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意义,只觉得川流不息的人群和那技术高超的三轮车主特别地有意思。那个时候西安繁华的全部,对于我来说,都在这里。



后来,慢慢理解了真正意义上的西安,绵延两千年的故事,如何回想,也倒不出其中的波澜壮阔。


才明白,小时候,不过是井底之蛙。


十五六岁,第一次感受到梧桐树的魅力是一个黄昏,初秋的时节,那一年我从县城的一所学校毕业,家里人送我到大学报道,道路两旁视线所及的就是法国梧桐,那些高大的树冠,开阔的叶片交织起来,组成了城市雍容庄严的风景。


我想这个城市终于是要真正接纳我了,无论寒冬里刺骨的清晨,还是夜晚里难耐的仲夏。我都要和她并肩而立。想想那激动,由心而生。



整个学生生涯,最多的印象是学校旁边的长延堡商场,603路双层的巴士,还有周末早上省图门口长长的队伍。乐此不疲的是,喜欢从巴士的这一个终点,坐到那一个终点,选择二层靠窗的位置,伸手可以摸到梧桐树的叶子,看华灯初上为她的绚丽所陶醉,那会觉得西安好美,尤其是夜里的风景。


十年过后,开始怀念:


学校门口土的掉渣的烧饼;刚刚兴起的鸡汤刀削面;东大街上数不清的折扣店;五一饭店门前冒着热气的虾肉包子;一块钱登上双层巴士,从电视塔坐到火车站一点也不堵;还有南湖边上那潋滟的荷花。



十年时间,从石榴花到大国槐,从东大街到灞河畔,我几乎用脚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。



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,泼洒了满室的明媚。讲台上,一位瘦瘦小小的老师侃侃而谈。轻柔的光线落在林立高高的马尾辫上,她用手挡了挡打在眼睛上的光,却抵挡不了浓浓的睡意,后排的小耿用指头戳了戳她,示意老师正在对她虎视眈眈。


小耿是数学系调过来的,林立常常在想,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。从高中追到大学,从数学系追到文学系。


林立同学品学兼优、沉鱼落雁,而小耿除了能把对班主任的吐槽,还有语文和化学老师的绯闻编成多种口味、绝不重样的段子之外,没有任何过人之处。



小耿暗恋林立。这一恋就是五年。直到大三上学期,小耿才恋恋不舍、心灰意冷地把这块心头肉拿掉了。


五年里,许多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损友三番五次怂恿他:真喜欢就表白啊,万一女神瞎了眼真答应呢。 但好赖没说出口,毕竟小耿的确哪儿哪儿都挺普通,觉得自己不能害人家姑娘。


事实证明,女神真瞎了。


毕业前,同学聚会,林立同学微醺着脸,优雅地朝我们这群不正经人士踱步而来。她敛了敛长裙,缓缓坐了我们的那排位子上。正和我们胡侃乱侃,唾沫星子满天飞的小耿回了回神,一脸受惊状地看着女神。女神杏口微张,柔柔地说:上学那会儿,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,一直等你表白呢。



小耿晕厥,想起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》里的最后一句话:你怎么才来呢,而我,一直在这里。


毕业十年,林立和小耿长跑十年。中间有间断的几次矛盾,但还好都挺了过来。一起在西安打拼,两人的目标就是在今年可以搬离现在租住的房子。


首付还差一点,小耿说,再努力一点,就真的抱得美人归了。



毕业到现在,见识过太多身边人买房的经历,知道于收入一般的年轻人来说,买房的确可以毁掉一个人的理想,但是遗憾的是,其实大部分人没有理想。认准自己很重要,没啥想法或者没啥坚定想法的可以去买房,这样普普通通过日子也挺好,如果真的胸怀天下仗剑走天涯的人,那么房子就是累赘。



在打上一份工时,有一个同事,和女朋友准备结婚,两个人都工作了七八年,手上有些积蓄,但买房子和婚礼花销,加起来也是够呛,但时不等人,凑吧一下,就在城南区买了一套80平的两室,想着等过两年情况好了,或者有了孩子再换房子。


婚姻的幸福才刚刚开始,新的问题又出来了。


一年后,新房要交付了,去毛坯房看了看,实用面积也就60平左右,一个主卧加一个连一张床都放不下的次卧。心里突然后悔为什么要买这套房子,还没住就觉得不够用。


后来我跟他聊天,他说双方父母都在催着要孩子,这个房子确实让他头疼。我骂他脑子叫驴踢了,年纪老大不小了,要孩子这事应该早早纳入计划,如果有了孩子,这房子住起确实有点难受。如果来个老人照顾孩子,确实是个麻烦事。



现在他考虑的问题是,要不要去装修这套房子,装修了又得花近十万,住不了几年又得换,怎么算都觉得憋屈,如果能重新给他一个机会,一定咬咬牙,买一个稍微大一点的,最起码能住到孩子小学以后。


这或许是很多人买房子遇到的通病,是先买一套小的凑合一下,还是考虑的长远一些。或许,对于大多数纠结于钱多钱少问题的人来说,他们会把长远的问题束之高阁,因为当下需要解决的是,我需要的只是一套房子。


十年买房记,他明白人生不会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。



2008年,毕业那年22岁,少不更事,期许着所有的美好都在未来等待着自己,想想心中规划的生活,禁不住都会偷偷笑出声来。那时候,多单纯,坚信着努力了,生活就会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

2017年,手中的积蓄本来够了首付,结果赶上房价涨潮,又白瞎了。


母亲说要来看看他,拒绝了几次,要不说自己工作忙没时间陪她,要不说路途遥远母亲出远门他不放心,其实他不是不想母亲,只是怕她看见自己住的房子,生活的环境,会禁不住伤心。


后来母亲还是来了,从进到自己租住的村子的门楼开始,母亲就开始唠叨,这里的环境怎么这么差;到处都是人会不会很乱;全是六七层的房子中间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,会不会不安全。


进到房子里的时候,母亲不说话了,然后转头说要不咱们回县里吧。然后他看见母亲的眼泪吧嗒地往下掉。



母亲住两天,在路对面的招待所,他带着母亲逛商场,看到什么要买母亲都说不好看,临走的时候,就带了一包花生酥和一袋柿子饼。送母亲那天他笑着说,再攒两年钱,就能买房子了,现在苦一点没有关系。


母亲帮他整了整胸前的围巾,相视无语。


那年春节回家的时候,依旧其乐融融,每天吃母亲做自己从小爱吃的东西,和家里人讲大城市里的事,然后有着不一样的满足感。


假期结束的时候,母亲神秘兮兮的把他叫到房子,拿出个袋子说这里有家里凑的一点钱,回去换个好点的房子或者买套房子。他拿起来感觉有不到十万的样子,然后放在桌子上说,妈,我有呢,要用的话我跟你说,然后就推门走掉了。



他知道,家里不可能有那么多积蓄。


他想,靠自己的能力,有了房子可以把母亲接过来。



毕业十年,回想这十年,似乎一切都应该是是安详美丽的,可以看到性情各异的花的绽放,但第一次有这样稍显绝望的感觉,与那这个热情似火额夏季相悖。没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去做的事,没有时间去逛公园,没有时间与朋友们吃饭。感觉天空都不曾认真看过。


身边很多从小玩大的朋友,毕业就买了房子,他怯懦去参加聚会,每每都已各种理由推三阻四。虚荣心仍旧占据着他大半个神经系统。



记得看电影《摩纳哥王妃》时,有一幕是这样:当法国准备着兼并摩纳哥时,正在灭亡的生死线上,绝望的摩纳哥总统眼神里没有任何神采绝望地说:一切都结束了。


而这个时候,他的妻子格蕾丝在他的耳边这样坚定地对他说:路易十四没有夺走摩纳哥,,戴高乐也不会夺走摩纳哥。无论今晚会发生什么,别喝了,你要时刻保持清醒。


在绝望的时刻,有个人给你希望,给你内心的慌乱注入心安的镇定剂。这样的人生总是幸福的。


2017年,32岁,他狠下心无论如何也要买房子了,因为,他遇见了心仪的姑娘。然后他抄了一段原先看过的话:我一直希望可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街角,遇见你,然后遇见我自己。这个过程很漫长,没有关系,我愿意,就算之前先要颠沛流离。




他们去看房子,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任何要求了,只要她满意就好,很快,买了一个宽松的三居室,因为想结婚生宝宝,还想经常接老人们来住住。


女孩说,日子那么辛苦,买个好一点的犒劳我们自己。两个人一起,也不用担心之后资金的问题。


他笑而不语。心想,还没有人带给我们心安时,我们要给自己找到心安。那种心安,是重新找到对未来美好的渴望, 和为之奔跑的理由。




---------往期文章精选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