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春装饰费用联盟

不锈钢栏杆多少钱一米?新旧价格差异太大!

妙算先生 2019-09-02 07:31:14

第1章 现场直播

“我靠,看狮子座流星雨,特么的还有意外收获啊。”

秦毅眯着眼睛,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架在二楼阳台上的望远镜,镜头的焦距正对着距离他家不远处的一栋二层小楼。

小楼二层的窗口大开着,一双漂亮的大眼眸朝这边看过来,片刻之后就缩了回去,时间很短,曾经当过三年侦察兵的秦毅,也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。

女子探出头来,显然是在查看这边有没有人,好在秦毅的反应极快,在女子的目光看过来的刹那,灵巧的往阳台上一趴,护栏的阴影刚好将他藏起来。

等女子缩回头,秦毅嗖的一下弹起来,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将焦距调整到最合适的位置,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对面的窗子看。

这个时候的秦毅,后悔的想要拿脑袋撞墙,退伍回家十几天了,怎么没早点发现还有这福利呢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嘛!

对面的窗子迟迟没有关上,可能是女子没有发现有人在偷窥的缘故,不过那曼妙的身影,却也没有再次出现在秦毅的视线中。

“不会吧,老子裤子都脱了,你就给我看这个?”

秦毅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,眼睛却怎么也舍不得从望远镜中挪开,所谓当兵三年,母猪也能当貂蝉,这货素了可不止三年了,更何况虽是惊鸿一瞥,但也能确定对面可是一位大美女。

“不对啊,我家是后岗村最南边的人家了,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栋建筑的,而且村里的妮子也没有我不认识的,这位美女是谁家的啊?”

没有看到美女再次出现,秦毅的脑袋开始溜号了。

后岗村是一个山村,规模不大,也就百余户人家,秦毅从小在这长大的,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,而且这货从小就早熟,七八岁的时候,去河边偷看女孩子洗澡的事也没少干,十里八村长得漂亮的女孩子没有不知道的,可对面的妮子面生得很,应该不是本村的人。

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,秦毅的一双眼睛变成了兵乓球,他看到一个妖娆的身影出现在了镜头里,粉色柔和的灯光下,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位美女穿着半透明的天蓝色睡衣,几近完美胴体若隐若现,柔弱无骨的白嫩小手,托着几近完美的瓜子脸,一双明亮的眼睛,眨啊眨的仰望星空,一副小女孩的天真神色。

当然,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秦毅赫然发现,美女的蓝色睡衣下,一对傲然挺立着,雪白的弧度……竟是真空上阵!

“噗!”

秦毅感觉有两道温热的液体,如一万头草泥马从鼻腔中喷涌而出,惹火的身材,引人犯罪的脸蛋,还有若隐若现的肉感,忍不住手臂一抖,咚的一声敲在了阳台的栏杆上,差点把不锈钢栏杆给撞出一个凹痕来。

好在两家距离得远,这点响动没有引起美女的注意,看了一会星空,美女慵懒的伸了一个小小的懒腰,一对傲然的山峰微微颤动了几下,让秦毅的心也跟着颤微起来。

秦毅胡乱擦了一把横流的鼻血,眯起眼睛欣赏对面那不知名的美女。

美女直起身,优雅的走回到房间内,然后坐在了沙发上,舒展这身体,玉手轻轻划过自己大腿,朱唇微微张开,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微闭起来,显得无比惬意。

秦毅感觉小腹有团火在熊熊的燃烧,没想到在老家这个闭塞的山村里,居然还能看到美女现场直播,那感觉比中了五百万还爽。

接下来,美女将一条玉腿抬起来,修长的玉腿没有一丝赘肉,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,面对如此的尤物,秦毅差点没忍不住爬过去把美女就地zheng法的冲动。

好不容易控制住冲动,秦毅喘着粗气,将军用望远镜往前挪了挪,似乎每前进一寸的距离,就能看的更清楚一样,当然了,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。

美女的小手随着玉腿的抬起,慢慢的向上抚。摸着,已经摸到了纤巧的脚踝,一只精致可爱的玉足,就出现在了秦毅的视线中。

秦毅陶醉的眯起眼睛,流着口水自言自语:“难怪美女的脚都叫玉足,真是太完美了,老爷们的只能叫脚丫子,一般还得加个臭字。”

美女的玉足确实可以用完美来形容,五根精致的脚趾均匀整齐,小巧的脚掌白里透红,脚面上的血管清晰可见,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。

秦毅将镜头拉得更近,脖子就好像是乌龟一样伸得老长,就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一点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美女忽然睁开了眼睛,像是往这边看了一眼,因为秦毅看得太陶醉了,所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忘记了隐藏身形,他家阳台上的灯光,将他那伟岸的身形完全暴露在美女的眼前。

美女的俏脸顿时一片绯红,含羞带恼的瞪了一眼秦毅,然后小跑着来到窗口,砰的一声将窗子关上了。

秦毅这才发现暴露了,无奈的摇头:“都怪我不小心,要不然说不定还能看点更刺激的。”

恼怒之余,秦毅恋恋不舍的收起了军用望远镜,转身回到了他的房间。

最近农村的收入提高了,秦家也盖起了二层小楼,父母都住在一楼,整个二楼就是秦毅的了。

他脱去上衣,露出古铜色健壮的肌肉,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挺立,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:“哎,兄弟,真是太委屈你了,今晚你还是享受五姑娘的服务吧,反正明天就要去相亲了,说不定用不了多久,你就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说着话,秦毅的思维又开始胡思乱想了,如果相亲的对象和那位美女一样极品,那该有多好啊!

第2章 她是小三?

洗了一个冷水澡,那种火热的膨胀感没有一点消退的迹象,躺在床上的秦毅,只要闭上眼睛,一双修长的美腿和玉足,就不断的在眼前飘荡。

秦毅无奈,只好用五姑娘去安抚一下的躁动的兄弟,五姑娘和小秦毅不知道大战了几百个回合,才表示五姑娘的服务很不错,流着口水心满意足的歪头睡去。

清晨第一缕阳光出现在窗口,折腾大半宿的秦毅就生龙活虎的起床了,在部队形成的生物钟准时叫醒。

穿上衣服简单洗漱一下,秦母就在楼下喊秦毅吃饭了。

生活水平提高了,后岗村的生活习惯也没多少改变,天还没有亮,秦母就开始做饭了。

收拾一番下楼,秦父已经坐在桌上喝粥了,看了一眼秦毅,示意他坐下。

秦毅坐下,秦母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,放在他面前以后,就继续回厨房收拾去了。

秦父喝了一口粥,放下碗对秦毅说:“昨天你二姑给我打电话了,这几天就安排你和那姑娘见面,你小子别不当回事啊,我告诉你,要是那姑娘看不上你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
秦毅顿时满头黑线:“爹啊,相亲也不一定非常成吧,我哪知道那女孩喜欢什么类型的啊。”

秦父眼睛一瞪,哼了一声,说:“你爹我年轻的时候,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俊俏小伙,上门提亲的都踢破门槛了,那姑娘要是看不上你小子,岂不是给你爹败名声?”

秦毅被老爹的奇葩理论彻底打败了,现在可不是以前只看脸的年代了,社会上多少拜金女,就算对方是头肥猪,只要有别墅,豪车,九位数的存款,一声声老公叫着不也甜死人么?

农村的情况稍微好一点,但风气有从城市蔓延过来的趋势,秦家只能勉强算是小康,连富裕都算不上,万一碰上一个物质女,别看秦毅英俊非凡,也得第一轮就被刷下来。

还有一句话,秦毅没敢当着老爹的面说,当初那么多人上门提亲,也不是因为你长得帅啊,还不是爷爷留下了一大片竹林,秦父坐拥几百亩竹林,在那个年代就是大地主好不好?谁家闺女不想嫁给秦父这样的地主?

考虑到秦父一向严厉,秦毅敢说出这话来,估计不用相亲失败,这条腿死活都保不住,所以秦毅乖乖的闭上了嘴,就让自我感觉良好的秦父再自恋一会好了。

秦父见秦毅没说话,得意的哼了一声,起身说:“我一会去竹林里干活,今年雨水足,笋长得喜人,挖点回来给你小子尝尝,在外面野了好几年,没把家乡的竹笋味忘了吧?”

后岗村的竹笋是有名的鲜嫩,秦家也是靠买竹笋,才盖起的二层小楼,小时候最喜欢吃秦母做的盐煮笋了,秦父提起来了,秦毅还真想念那清新的味道了。

秦毅看着秦父手上的老茧,五年来一直在部队,现在才发现老爹的皱纹多了,鬓角也斑驳了,就连以前伟岸的后背,也有了佝偻的趋势,心中一酸,说:“爹,咱家也不愁吃穿,你就别忙活了,竹林雇几个人收拾就行了呗。”

秦父又一瞪眼,大声说:“你小子说的轻巧,雇人干活不要钱啊,你都二十三了,眼看着要成家,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,再说了,往上十八辈,咱都有是地里刨食的人家,老子不干活,能把你小子养活这么大,这么壮?”

秦毅无奈,农活早就成了秦父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所以不再阻止,笑嘻嘻的说:“那不是,我长得这么帅,还不是因为爹的基因好?”

秦父听了哈哈大笑,出门扛着锄头走了,显然老头还是很高兴的,秦毅这句话算是真正拍到马屁上了,秦父就这么点毛病,太自恋。

秦毅吃完饭,秦母也收拾完厨房,过来收拾桌上的碗筷,这是山村的传统,女人是不能上桌吃饭的,虽说时代开放了,某些传统还是保留了下来。

秦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,问:“妈,咱家南边怎么多了一户人家啊,是谁家的房子?”

他心里还是想着昨晚见到的那个婀娜身影,对那位美女有着很强的探求欲。

秦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想了一下才说:“咱家就是村子的最南边啊?”

随即,秦母一拍脑门,说: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说咱家南边的那栋房子啊,那不是咱们村的,听说是个城里人修的。”

“城里人?”

秦毅愣了一下,后岗村虽说风景还算不错,但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三十多公里,距离市区更远,最少也有一百多公里,而且交通不便,城里人除非脑袋有坑,才在这里修建别墅。

秦母压低声音,小声的说:“听说那栋房子里住着一个女孩子,是城里一个有钱人养的小三,那个男人隔三差五的就来看她,村里人看不起这个女孩子,所以她搬来这么久,也没人和她走动过,小毅啊,你咋想起问这个了?”

“哦,昨晚我看对面有灯光,随口问问的。”

秦毅敷衍的说了一句,心情莫名的有点失落,那么漂亮的女孩子,做点什么不好,非要做别人的小三,可惜了那张俏脸和完美的身段了。

而且现在城里人还真会玩,金屋藏娇都藏到后岗这么偏远的山村了,恐怕是怕别人发现吧。

秦毅叹了一口气,对那位美女的印象打了一个折扣,转身向着家门外走去。

秦母在身后追问:“小毅,这一大早的去哪啊?”

秦毅点燃一根香烟,回头说:“妈,我今天去镇上一趟,退伍以后要分配工作,我去看看那事办的怎么样了。”

秦母继续问:“那你还回来吃午饭吗?”

秦毅摆摆手,说:“再说吧,不用特意给我留饭了。”

说着话,秦毅已经走出了家门,一出门口就看到对面那栋二层的小楼,深吸一口烟,叹息的说:“哎,做什么不好非要当小三,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。”

第3章 赖三金

没有多做停留,秦毅叼着烟,来到村口,想要去镇上,得在这里等那辆破旧的公交车。

等车的人不少,但对秦毅来说很陌生,毕竟五年没回来过了,这么早去镇上的都是些年轻人,基本上不怎么认识,偶尔有些面熟的,也就是点个头而已,或许对于后山村的人来说,秦毅才是一个陌生人。

秦毅抽完烟,公交车也没来,虽说是公交车,但在这么偏远的山区,晚点是家常便饭,百无聊赖之下,他抬头漫无目的的张望。

忽然,他的眼睛一亮,在等车的人群中,一位美女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这位美女身高大约一米六五的样子,说不上高挑,但身段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,该凸的地方凸,该翘的地方翘,一袭白色的紧身连衣裙,更是将她的身材完美衬托出来。

她的脸上带着一点婴儿肥,显得更加可爱了,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,随着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,好像会说话一样,小巧的鼻翼,在美女的微笑时微微翘起,非常的顽皮可爱,嘴角那一对浅浅的梨涡,让她的笑容更加迷人。

秦毅忍不住愣了一下,在记忆中,后岗村可没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啊,当然,除了昨晚偷窥的那位邻居,可惜还是别人的小三。

看这位美女的肤色,也不像是山村长大的,从小生活在村里的女孩子,皮肤可没有这么好,因为从小就要干活的原因,大多数都呈现出小麦色,并且显得很粗糙。

“小倩姐,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啊,我还没有化妆呢。”

在秦毅愣神的功夫,一个粗壮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,然后他就感觉到地震的前兆,整个地面都摇晃起来。

一股巨大的气浪自身后传来,五年的侦察兵生涯,让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气息,连忙侧身闪避开。

好像肉山一样的身影从他身边擦过,向着那位叫小倩的美女冲了过去,秦毅只看到一个背影,那包裹在衣服里颤抖的肥肉,让秦毅发誓,未来一个月绝对不想吃猪肉。

这个胖妞他也认识,比秦毅要小两岁,是村里有名的吃货,后岗村基本上家家都建起了二层小楼,就胖妞家里没有,据说是因为她的食量从三岁的时候就超过一般的猪了,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翻新房子……

胖妞来到美女的身边,气喘吁吁的说:“小倩姐,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吧,不就是看个成绩么,早去晚去不都一样么?”

叫小倩的美女微笑的说:“就是有点紧张,万一考不上,就要等到明年了,早点知道成绩也好,这两天都睡不好,总是提心吊胆的。”

胖妞裂开大嘴巴,笑着说:“你呀,就是心理素质太差了,你看我,也和你一起考村官了,我就一点也不担心。”

在一旁的秦毅不由得翻了下眼皮,心说:“你也不看看你那样子,都说心宽体胖,也不知道你这心到底宽到什么程度了,都能跑航空母舰了吧?”

小倩没有说话,看得出她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,和胖妞咋呼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远处的土路上泛起一阵烟尘,不是公交车来了,一辆中档现代以时速八十迈的速度冲过来,在小倩和胖妞的身边来了一个急刹车,溅起的烟尘,弄脏了秦毅的衣服。

秦毅微微皱眉,后岗村比一些山村要富裕不少,可也不是家家都能开得起十万上下的轿车,他的心中立刻闪过一个名字,赖三金。

赖三金是后岗村村长赖发的独子,从小就仗着家里的势力,在整个后岗村横行霸道,秦毅当兵之前,就已经是臭名昭著的村霸了,而秦毅从小就喜欢抱打不平,没少和赖三金冲突,退伍回来的这几天,秦毅因为很久没回家,所以在家里陪父母,还没和这小子碰面。

今天在这里遇到,也算是冤家路窄了,秦毅不动声色的退到一边,他暂时还没心情和赖三金发生冲突。

现代车停住,车窗摇下,赖三金那张欠抽的脸露出来,笑嘻嘻的说:“呦,原来是小倩啊,你也是去镇上看成绩的吗?刚好我也顺路,要不我带你去吧?”

小倩的脸一红,她原本就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,连忙摆手说:“不用了,我坐公交车去就好了。”

赖三金的眼神一沉,在后岗还没有人敢拒绝他的任何要求,只有一个叫秦毅的小子,总是跟他对着干,不过秦毅当兵走了五年了,从那以后他就是后岗村的土皇帝,绝对的说一不二,之所以提出送小倩,也是因为他看上小倩了,想制造机会。

小倩不是后岗村的人,胖妞的母亲是她姑姑,这次参加村干部公务员考试,录取的会分配到后岗村,所以特意来这里熟悉情况的,对赖三金的劣迹,她也一无所知,就是当时考试的时候,有过一面之缘,算是认识了而已。

胖妞变身成为护花使者,一把拽住小倩的胳膊,一双牛眼瞪着赖三金,说:“不用了,三少爷,我们可坐不起你的车,听说前年有个女孩,坐了你的车以后就怀孕了,最后都没脸见人,谁坐谁怀孕的车,我们也没胆子坐。”

赖三金依旧不动声色,笑着说:“胖妞啊,你是从哪听来的谣言,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我的人品,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,最好问问村里的二狗他们,他们最清楚了。”

胖妞打了一个哆嗦,二狗那帮人是有名的村痞,赖三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这是在警告胖妞不要乱说话,要不然那些人会找她们家的麻烦。

赖发在后岗当了二十多年的村长,势力不敢说只手遮天,也是根深蒂固了,胖妞感受到赖三金的威胁以后,立刻就不敢说话了,只是用力拽着小倩的手,示意她不要上车。

小倩自然不笨,明白胖妞的意思,所以摇头的拒绝:“算了吧,我和胖妞一起坐公交车就好了,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赖三金叼上一根烟,从车上下来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说:“那好,我今天不开车去镇上了,和你们一起走。”

第4章 好白菜不能让猪拱了

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赖三金对小倩有意思,当然没人敢提醒小倩,得罪了后岗村的三少爷,家里就别想安宁。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大家只能在心里在为小倩惋惜,村里长得漂亮的,没几个能逃过赖三金的魔爪,这些年欺男霸女的事真没少做,也不知道他家的后台有多硬,几次差点闹出人命来,赖三金却屁事没有,结果都是不了了之,这就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。

公交车不是私家车,小倩也不能拒绝赖三金的要求,只好默不作声,胖妞更是迫于赖三金的名声,连话都不敢说,当然,长相决定了她还是很安全的。

赖三金把车锁好,来到路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他的声音很低,不过眼底闪过一抹邪恶的笑意,被人群中的秦毅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微表情最真实的反应一个人的内心,秦毅判断赖三金没打什么好主意,而且肯定是针对小倩。

赖三金怎么横行霸道秦毅不想理会,不过让他碰到了,就没有不管的道理,当然咯,要是赖三金要对胖妞下手,秦毅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问题是赖三金的目标是小倩这位美女,本着好白菜不能让猪拱了的原则,秦毅决定要做一次护花使者。

这时,公交车缓缓的沿着后岗的土路行驶过来,等车的人们一窝蜂的往前挤,赖三金一马当先,挡在拥挤人前,眼睛一瞪,大声的喊:“一群狗篮子,都特么赶着去投胎啊,挤什么挤,注意你们的素质!”

秦毅差点没喷出来,这货一边出口成脏,一边要求大家注意素质,也真是够奇葩的。

不过赖三金这一嗓子倒是挺管用的,大家平时都挺怕他的,被他一喊,下意识的停止拥挤。

赖三金哼了一声,然后对小倩做出一个很绅士的请的手势,说:“小倩,女士优先。”

雄性动物在异性的面前会有强烈的表现欲,赖三金就是为了在小倩面前,显示一下威信。

小倩俏脸微红,说了声谢谢,和胖妞一起上车,坐在公交车最后排,赖三金跟着上去,坐在她们的旁边,距离小倩很近,闻到少女的体香,赖三金真有点心旷神怡的意思,不过体香中好像还夹杂着不知名的味道,那味道有点让人作呕,哦,原来两个人之间还隔着一个胖妞。

赖三金在心里哼了一声,想:“这胖妞真碍眼,看老子一会怎么收拾你。”

等他们坐好了,大家才上车,秦毅在最后面,他一向不喜欢拥挤。

上车以后,公交车上几乎坐满了,秦毅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上,车子发动没走几步远,却又停下,车门打开,急慌慌上来一位女子。

女子身材窈窕,长发披肩,低着头看不清模样,身着一袭黑色连衣裙,呼吸稍显凌乱,应该是刚奔跑过的缘故。

直觉告诉秦毅,这位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可以肯定,她不是后岗村的人。

女子刚上车,司机就急不可耐的踩了一脚油门,大概是想快点到站,好多跑几趟的缘故。

公交车突然启动,刚上车的女子一下没有站稳,一个踉跄向着秦毅的方向摔倒。

秦毅眼疾手快,一下扶住了女子的腰肢,而女子也抬手支撑,刚好小手按在了秦毅的两~腿~之~间。

女子的腰肢极为滑腻,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,秦毅也能感觉到那无与伦比的触感,女子因为慌乱中,小手还轻轻的抓了一下小秦毅,过电般的快感,让秦毅的手不由得一滑。

缺少了秦毅的支撑,女子的身体又是一个前倾,另一只手撑在秦毅的大腿上,娇小的身子差点钻进秦毅的怀里,这才稳住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女子的脸红红的,稳住以后忙不迭的道歉,俏脸上明显带着尴尬之色,看到秦毅的裤子凸出了一块以后,脸红的就要滴出血来一样。

秦毅享受过女子的抚.摸以后,这才眯起眼睛看向她,顿时也愣住了,这位女子就是他的邻居,昨晚看流星雨时无意间看到的那位美女。

看着美女那娇羞的模样,秦毅的脑子里想的全是昨晚上的情景,小秦毅又开始不安分的弹跳起来了。

美女有些局促,秦毅也意识到这样不太好,连忙调整了一下腿部的位置,遮挡住小秦毅,笑着说:“没关系,车上没有位置了,就坐这里吧。”

车上满员,就剩下秦毅旁边还有一个空位,美女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在秦毅的旁边,离镇上还远着呢,况且山路颠簸,站一路确实不舒服。

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秦毅有些心猿意马,美女别过脸看向窗外,可能是怕和秦毅四目相对会尴尬吧,发丝间那阵阵的清香,闻起来神清气爽。

看着美女的侧脸,尤其是她那略带忧郁的眼神,秦毅心中疑惑,美女的身上没有所谓的风尘气,怎么看也不像是小三啊。

就在秦毅疑惑的时候,公交车停在了路边,走上来三个光头,他们光着膀子,身上纹满了带鱼,满脸横肉,脑袋和脸上都是伤疤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秦毅注意到,三个光头上车以后,目光径直落在后排的赖三金身上,似乎和他有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流,侦察兵出身的秦毅,马上就看出三个光头和赖三金是认识的。

只是他们却假装不认识,三个光头上车后,直接站在了车厢靠后的地方。

秦毅背对着光头,视线刚好看到光头的裤管鼓出一块,应该是藏着匕首一类的东西。

联想到赖三金的性格,以及他和光头的眼神互动,秦毅在心中一笑,他已经明白了,三个光头是演员,准备配合赖三金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呢。

不得不说赖三金泡妞的小心思还不少,可惜的是,秦毅当然不能让赖三金当男主角,打定主意要拆了这货的戏台。

秦毅的做人宗旨只有一个:好白菜绝对不能让猪拱了!

.